您的位置> 首页->专题聚焦->砥砺奋进的5年->聚焦国家电投

打造核电全产业链航母

来源: 作者: 日期: 17.09.18

  核电之于国家电投有多重要?自重组以来,国家电投决策层不止一次提及核电的重要性。2017年6月份月度工作例会上,国家电投董事长、党组书记王炳华强调,要确保AP1000依托项目三门和海阳1号机组装料、并网发电、投入商运以及CAP1400示范项目开工建设等重要节点如期实现。

  就在今年年初召开的集团年度工作会议上,王炳华将核电上升为“最突出竞争力”的层面。他说,“必须着眼长远,切实担负起国家使命,把核电打造成为集团最突出的竞争力”。

  事实上,自2015年5月,原中电投集团与国家核电实施重组,组建成立国家电投以来,一艘核电全产业链航母已在起航前行。

  这艘巨型航母成为实施三代核电自主化的主体、载体和平台,以及大型先进压水堆中国科技重大专项的牵头实施单位,肩负着中国三代核电自主化、产业化、国际化的使命。

  从400亿上升到1200亿

  长远来看,核电是唯一能够大规模替代火电的基础能源。相对于火电发电方式,核电具有不排放污染气体,能源转换效率高等优势;相对于水电和风电等能源,核电不受季节和气候影响,发电高效稳定。

  核电对保障我国能源安全、实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20%的目标,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截至目前,中国共有35台在运核电机组、21台在建核电机组,在建核电机组数居世界第一。

  两家企业重组是国家用最快捷、最经济的方式打通了三代核电自主化技术的产业链,是对核电行业国有资本布局的一场战略性调整。中国核电领域就形成了中核、中广核和国家电投三足鼎立新格局。

  从效果来看,重组已经发挥了“1+1>2”的改革红利。未来,在建、拟建、规划中的核电项目,以及AP1000、CAP1400以及CAP1700都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重组前,原中电投和国家核电各有短板。其中,原中电投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唯一拥有核电运营资质,并拥有多个内陆和沿海核电厂址资源,但核电设计力量薄弱。国家核电是美国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的受让方,也是国产第三代核电技术CAP1400牵头实施单位,核电设计研发能力较强,但没有核电运营资质。

  重组后,在保留原国家核电平台的基础上,将原中电投核电资产注入国家核电,建立了集技术开发、工程建设、投资运营于一体的核电全产业链子集团,国家核电资产从400亿元上升到1200亿元。

  重组一个月后,王炳华就在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站重大专项成果展示和工作交流会上透露,核电将是国家电投最重要的核心业务之一。

  一年后,2016年1月6日召开的国家电投组建后首次核电发展专题研究会议——2016年核电发展务虚会上,王炳华进一步宣布:“核电发展是国家电投的重中之重,坚持举全集团之力发展好核电。”

  三代核电,硕果累累

  重组以来,国家电投持续强化三代核电自主化平台作用,不断推出三代核电自主化创新成果,此举有力推动了AP/CAP三代核电产业化发展和核电国际化发展。

  其中,重大专项CAP1400频传好消息。2016年4月27日,历时9个多月评审,国际原子能机构(以下简称IAEA)在维也纳召开CAP1400通用反应堆安全评审验收会。IAEA评价报告认为,CAP1400初步安全分析报告总体达到IAEA安全法规标准的最新要求。

  CAP1400顺利通过IAEA通用反应堆安全评审,标志着CAP1400进一步获得国际权威机构的认可,为CAP1400在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竞争奠定了基础。

  重组两年以来,CAP1400示范工程核岛设计累计完成99.2%,满足示范工程FCD后的连续施工要求。CAP1400屏蔽主泵完成样机制造,建成主泵试验台架并完成首次空载试验。

  2017年1月5日,国家电投在京宣布,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NuPAC平台,通过中国国家核安全局和美国核管理委员会(NRC)许可,成为全球首个通过中美政府核安全监管机构行政许可的核电站反应堆保护系统平台。

  此许可的获得,标志着国家电投具备了在中国境内各类核电机组提供核级数字化仪控系统的能力和资质,同时打破了国际知名核电仪控企业在该领域的长期垄断,为中国核电技术进入欧美市场提供了技术准入。

  另一项创新技术是,NUCON电站控制系统平台成功已应用于国内热电机组控制系统改造项目,并顺利进行了火电厂全范围试验性应用验证。

  正如王炳华在调研中所说,电站控制平台能够在平东热电机组上顺利完成改造并投入运行,标志着CAP1400示范工程仪控自主化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为国产仪控系统的工程推广应用起到了示范作用。

  两年间,国家电投研制的我国首套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厂核设计与安全分析软件—COSINE发布了工程测试版,成立了国际用户组,课题研究通过了国家能源局验收,成为中国核电软件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COSINE的名字好听好记,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它将被国内外业界熟悉和信赖,成为中国核电自主创新的响亮品牌。” 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副司长曾亚川如是表示。

  核电项目建设“快马加鞭”

  重组以来,一支实力雄厚的核电舰队“全新亮相”,核电产业能力得以跨越式提升,核电项目建设进程加快,国家电投核电业务投资占比逐年提高。

  数据显示,2016年,国家电投对核电产业计划投资达158.88亿元,占该集团总投资的26.2%。截至目前,集团核电装机达到448万千瓦。

  目前,红沿河核电一期工程已经于2016年全面建成,4台机组安全稳定运行。二期工程两台机组已于2015年开工建设,计划在2021年全面建成发电;

  作为全球首台AP1000核电机组,浙江三门核电站1号机组于2016年12月15日正式进入性能测试的最后阶段,已完成主泵安装、冷试、热试等里程碑节点,正在开展热试消缺工作,预计2017年并网发电;

  AP1000依托项目海阳核电站1号机组也将于2017年并网发电,2号机组与1号机组保持10个月的间隔工期。3、4、5、6号等多台核电机组列入国家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

  根据发改委和能源局印发的《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运行核电装机力争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核电装机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机构预计,要达到上述目标,每年将要新开工6台至8台三代核电机组。

  业内预计,随着三门1号、海阳1号机组并网发电,采用AP1000技术后续机组审批有望加速落地。

  相比AP1000依托项目进展,核电科技重大专项CAP1400示范工程具备开工条件。项目各项前期工作准备就绪,设计方面满足FCD后续施工需要。实现主泵关键材料和工艺全面国产化,具备主泵国产化成套供货能力。核岛重大关键设备具备向示范工程供货条件。多项关键零部件设计制造打破国外技术封锁。

  值得关注的是,CAP1700和小型模块化反应堆的概念设计也已顺利完成。

  布局核电“世界版图”

  2016年10月,第23届世界能源大会在土耳其举行,在为期4天的展会中,国家电投参观展台观众络绎不绝,大家最关心的当属纯正中国血统的CAP1400核电技术。

  作为目前世界最大的非能动压水堆技术,CAP1400得到世界有意发展核电国家的高度关注,重组以来,在南非、土耳其等重点目标市场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2015年12月,国家核电与南非核能集团签署《CAP1400项目管理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南非核能集团将组织南非核电项目管理人员到国家电投CAP1400示范工程现场进行培训,国家电投将为南非培养CAP1400技术的高级项目管理人才。去年,南非核电项目被列入“中南产能合作重大项目清单”,项目投标文件编制完成约80%。

  2014年11月,国家核电与美国西屋公司的中美联队与代表土耳其政府的土发电公司共同签署联合开发土第三核电项目谅解备忘录。2016年,中土能源主管部门、核监管部门先后签署4份核能领域合作协议,同意启动土三核电项目合作,明确支持国家电投采用CAP1400技术开展场址和项目可研工作。

  另外一个区域是保加利亚。自保加利亚于2015年年底邀请中国企业参与投资建设当地核电站以来,双方已组织开展了4轮核电项目合作商务谈判,项目已审核立项。

  显然,随着AP/CAP三代核电产业链的丰富和完善,重组后的国家电投在包括重大专项建设在内的核电产业板块投入更多资源,将推动CAP1400、CAP1700自主核电技术走向国际舞台。(完)